主页 > 新闻中心 >

4歲儿孩走丟哇哇父亲啼儿民缓暴邊當保姆邊尋親人

时间:2018-05-14 08:00

来源:admin作者:seoer点击:

好不容易哄小孩睡著之后,民警在健身器材上一坐就是半個小時。沙坪壩警方供圖 華龍網發

  勞動節的晚上,昏暗的路燈給人行道帶來了些許光明。一輛輛汽車從旁經過,車燈照射過來的光線反而比路燈更加明亮。

  小廣場上,靠近人行道的一側,30多歲的民警胡振育端坐健身器材,他左手拿著牛奶,右手懷抱著一個不停哭泣的4歲小男孩,一口一句“寶寶乖,莫哭嘛”。

  然而,小男孩就是不聽話,忘情地沉迷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斷抽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路過的市民也走了一撥又一撥。聽到小男孩的哭聲,她們當中有人會下意識看一眼,發現是男民警當起了“保姆”,抿嘴一笑走開了。

  坐在原地,胡振育繼續撓頭。旁邊的搭檔急中生智,微微一笑,突然告訴胡振育“我有一個好辦法”……

  勞動節上夜班 單身民警遇到了走失的好哭娃

  胡振育是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分局110快處隊的民警。5月1日晚上,當別人還沉浸在節日氣氛中的時候,胡振育與他的搭檔已經上班了——通宵在沙坪壩區大學城一帶開車巡邏。

  晚上9點多,康居西城小區門外,一名50多歲的嬢嬢站在路邊,突然抬起左手示意警車停下。她右手牽著一個4歲左右的小男孩,左手上上下下不停地運動。

  看到這種情況,胡振育連忙開車靠近嬢嬢停下。沒想到,他與搭檔剛打開車門走出去,臉上有些許皺紋的嬢嬢滿是著急,氣喘吁吁地要求民警幫忙尋親。

  “警察同志,我在路上撿了個小娃娃,看到他在街上一路走、一路哭,問他啥子也不說,可能是走丟了。我帶起他找了一圈親人也沒有找到,麻煩你們幫忙找人!”嬢嬢說罷,順手把一直哭泣的小男孩交到了胡振育手裡。

  民警當著嬢嬢的面,多次詢問了小男孩。可是,小男孩除了繼續哭,沒發一言。

  “我也問過他的爸爸媽媽叫啥子名字、住在哪裡。但小娃娃就是不說話,一直哭個不停。現在,隻能麻煩你們了!”報警的嬢嬢說完,手肘把額頭上的汗水一揮,一步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懷抱小男孩半個小時 民警左哄右哄不敵動畫片

  勞動節的晚上,昏暗的路燈給人行道帶來了些許光明。一輛輛汽車從旁經過,車燈照射過來的光線反而比路燈更加明亮。

  小廣場上,靠近人行道的一側,30多歲的民警胡振育來到健身器材坐下,將小男孩抱在懷中,試圖安慰他不再哭泣。

  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由於兩個人都沒有育兒經驗,胡振育與搭檔一商量,覺得用食物安撫小朋友是一個好辦法。然而,當搭檔從附近小賣店買來了牛奶,胡振育左手拿著牛奶,右手抱著男孩,不斷重復“寶寶乖,莫哭嘛”,小男孩就是不聽話,依舊不斷抽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路過的市民也走了一撥又一撥。聽到小男孩的哭聲,她們當中有人會下意識看一眼,發現是男民警當起了“保姆”,抿嘴一笑走開了。

  坐在原地,胡振育繼續撓頭。旁邊的搭檔急中生智,微微一笑,突然告訴胡振鈺“我有一個好辦法”。胡振育要求搭檔快說,搭檔發言“我下載了一部動畫片在手機裡,本來是給我自己看的,現在可以拿出來試一試”。

  “你不早說,快點拿來”。胡振育從搭檔手裡接過手機。打開動畫視頻的一剎那,小家伙聽到聲音,居然主動抬眼看了過來。更加讓胡振育與搭檔高興的是,后來,男孩雖然依舊在抽泣,但抽泣的聲音越來越小,甚至動畫片逗得小朋友很開心。

  這時,胡振育的搭檔一方面打電話與指揮中心取得聯系,留意尋找孩子的消息,一方面到附近詢問過路群眾、健身居民,看他們是否知道相關消息。

  15分鐘不到,小男孩進入了夢鄉。為了不打擾他休息,胡振育一坐就是半個小時,直到孩子醒來。

  接連尋找無消息 過路嬢嬢送轉機

  “我們現在都還沒有接到指揮中心的通知,小娃兒的家長找不到人,這個時候肯定很著急。”胡振育又與搭檔商量,決定帶著睡醒的男孩到人員更加密集的地段尋找家人。

  沒想到,胡振育與搭檔剛剛走到康居西城4組團門口,一名60歲左右、頭發花白、身穿深色花襯衣的嬢嬢迎面走來,她臉色一驚,突然開腔“咦,這個娃兒啷個跟你們在一起?他的婆婆剛才還在找人!”

  說罷,嬢嬢主動撥打起了電話,喊小男孩的婆婆主動過來接人。

  “哎呀,你好貪耍哦,轉眼就不見了!”5分鐘不到,小男孩的婆婆匆忙趕到現場,突然雙手一拍,又哭又笑地對著小男孩說了這麼一句。

  隨后,胡振育與搭檔核實清楚了老人的身份,把男孩交到他婆婆手中,婆婆高興得更加泣不成聲。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