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走近冰凌花儿孩 妈妈肯定集儿子会找来到的

时间:2018-10-04 17:02

来源:文章编辑者作者:manager点击:

(原标题:走近“冰花男孩” 妈妈一定会找到的)

2014年鲁甸地震后,王刚奎在王家海子盖了新房子,但至今没钱装修。在新房子里,王福满一脸兴奋。新京报记者 高敏 摄

因为一张顶着满头冰霜的照片,王福满“火”了,成了网红“冰花男孩”。

王福满今年8岁,身高一米二,满手冻疮。黑红色的小脸上,眼睛笑眯眯的,牙齿干净整齐。因为感冒,他说话时不时咳嗽几声,鼻涕一直流。

王福满生活的转山包村海拔2800米左右,是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最偏远的村子之一,年平均气温7.45摄氏度。小福满家距他读书的“转山包力辉苗圃希望小学”(下称“转山包小学”)4.5公里,每天上下学只能徒步往返。

1月8日是期末考试的第一天。早上7点刚过,他看天气晴朗,穿上一件夹衣和细毛线毛衣走出家门。仅半个小时,山里的气温骤降到零下9度。

8点40分,当他走过满是沟壑的结冰土路来到学校时,满头白色冰花,眉毛、睫毛上都是冰,衣服领口和褶皱里窝着霜。监考老师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刻,发到了朋友圈。

“我在昆明读了20天幼儿园”

因为成了网红,王福满的生活突然忙碌起来。1月13日上午9点多,他和姐姐、奶奶,坐着爸爸在昆明“拉活”用的五菱荣光面包车,到镇上接受电视台采访。4天里,这至少是他们第五次进行视频录像。

直到下午四点,王福满才结束从镇上一路直播到学校的采访回家,吃到了当天的第一顿饭。他打开一包方便面,把热水直接倒进塑料袋里,兜着一袋子汤汤水水,仰着头吸着袋子里的面条。大他两岁的姐姐王福美坐在火炉旁,用碗泡了一袋方便面。

“如果你前面有一只老虎,后面有一只狼,旁边也有狼,那你怎么过去?”吃完面,他给新京报记者出了一个谜语。姐姐小美在一边应道:“有人居然回答打过去。哈哈哈,那么可怕怎么打过去?”“应该是晕过去了!”说着,两人笑得前仰后合。

与许多转山包村的孩子不同,王福满小时候去过昆明,还在昆明上过幼儿园。遇到村外的陌生人或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他不会躲到大人身后,低头不语。他能用普通话流利表达,脸上挂着“冰花男孩”照片上的微笑。

“昆明的学校(幼儿园)就是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看电视。”这个8岁的男孩常常沉浸在那段短暂但幸福的日子里,满是回忆。

那时,小福满才三四岁,父亲王刚奎在昆明的工地上扎钢筋、打零工。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八九平米的房间里,每月房租一两百块。

在王刚奎的印象里,因为没钱交学费,女儿小美在昆明的小学只念了半个学期,儿子只在幼儿园试读了几天。但小福满总将那段时间放大、拉长。他告诉别人,自己在昆明的幼儿园里读了20天。

在昆明的日子里,他平生唯一一次吃到了生日蛋糕。他记得那种甜甜软软的感觉,多年后仍然念念不忘。在昆明,他还看过变形金刚的动画片,玩过变形金刚的玩具,知道它们“会变汽车、变武器,特别厉害”。

“小满说想在昆明,如果有好的条件,昆明的学校各方面都比老家好。”王刚奎说,他一个人挣的钱,“养不活,不够吃,还要出房租费。”

最喜欢蘸着辣椒酱吃洋芋

2013年,4岁的小福满和姐姐被送回转山包村,和50多岁的奶奶一起生活。爸爸继续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扎钢筋、打零工,妈妈也留在昆明的一家饭店里打扫卫生,一年多的时间里只偶尔回家。

小福满的奶奶住在山沟里,算是村里面最深的位置。家里两间二层土坯房,木头门,木头栅栏式的窗户,没有厕所。因为潮湿,他们和大多数村里人一样住在二层的阁楼里。右边一间阁楼有三张床,奶奶带着小福满姐弟,以及小福满上初中的小叔一起睡。左边一间阁楼,是小福满的二叔家。

从堂屋上到阁楼,要爬木梯。阁楼上没有窗户,不透光,白天也是漆黑一片。爬上爬下要用手电筒,“上面没电。”10岁的王福美说。

30年来,王刚奎兄妹6人便是在这两间土坯房里长大的。如今,一层堂屋里像样的家具只有一个铺着暗红色毯子的沙发,一排老旧的木柜。在家里,小福满和姐姐看不到变形金刚,只能就着木柜旁边一台20英寸左右的老电视看《熊出没》。

冬天时,村里自来水管的水压跟不上,福美、福满姐弟要和奶奶到井边打水喝。但福满太小了,每次打水只能提起半桶。

只有学校里能在冬天喝上自来水。但零下六七度的气温,自来水太冰,教室里又没有取暖设备,小福满担心喝水后会感冒。那就忍着,争取一天都不喝水。即便真感冒了,也没钱买药。“一般就等着,病就好了。”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