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棒球少年追梦职棒联盟:用自律抵御残酷竞

时间:2018-04-11 08:01

来源:manager作者:皇冠新2点击:

  用“自律”抵御残酷竞争——

  中国棒球少年追梦职棒联盟

  天还没亮,大巴车引擎已经启动。提早到达的强巴仁增径直走向后座,等窗外天光大亮,车才抵达波士顿红袜队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春训基地。室内的通道,一侧墙挂着俱乐部标志,另一侧是贴满密密麻麻通知的通告栏,电视里棒球资讯循环播放。

  每天如此,17岁的藏族少年强巴仁增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棒球选手在狭窄的通道间穿梭,心里揣着通往美职棒大联盟的梦。  

  强巴仁增喜欢用小视频记录下自己的生活,镜头里多是和他一样在小联盟的新人联盟中打拼的年轻人——去年7月,来自MLB(美职棒大联盟)中国棒球发展中心的学员强巴仁增与波士顿红袜队正式签约,成为继许桂源、宫海成之后,被MLB美职棒大联盟俱乐部签下的第3位中国学员,而美国职业棒球体系中的小联盟新人联盟是他们通往大联盟的第一步。

  在外界看来,这算是已经推开了顶级联赛的大门,可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他们离外界熟知的美职棒大联盟还有多重门槛。“竞争环境很残酷,有时一觉醒来,队友就已经离开,有的升级、有的淘汰。”许桂源在2015年与巴尔的摩金莺队签约,作为MLB在中国培养的青年才俊中被大联盟俱乐部签下的第一人,他被寄予极高期望。像其他被球队相中的年轻人一样,许桂源需要先在小联盟打出一番成绩才有可能步步接近梦想。但小联盟球队依照实力又分为3A、2A、高阶1A、1A、短期1A与新人联盟等6个级别,“3A最接近大联盟。”但竞争从新人联盟已经十分激烈。

  许桂源刚开始打一垒,他能明显感觉到来自同一位置队友的“敌意”,“距离很近的地滚球他也会全力丢给我,说话也带刺。”后来许桂源改打外场,对方在态度上也有了180度大转弯,“直接变得像哥们儿一样。”

  竞争的氛围让许桂源丝毫不敢松懈。有时,早晨力量房灯还没开他已经开始训练;有时,他从早上8点多一直练到下午1点多,全身湿透了换身衣服继续练。这种紧迫感甚至让他受了伤也不太敢讲,“尤其状态好的时候,特别怕去治疗后回来位置就被抢走了。”对今年刚22岁的许桂源来说,他不愿浪费太多时间去养伤,因为比赛对应着被发现的机会,“打一场少一场”。

  “怂没用,只能正面刚(对决)。”作为捕手,强巴观察到队内竞争对手“大约五六个”,但这已比其他位置好不少,“一个投手背后约有二三十号人等着。”

  去年5月,与匹兹堡海盗队签约的18岁小将宫海成成为MLB中国棒球发展中心自主培养被大联盟俱乐部签下的第一位投手。试训的3周,他已经感受到竞争的压力,“生活、训练中的表现都会决定你的上场资格。”

  一切围绕自律展开。每天6点多起床,要去验尿看体重变化、有没有缺水,“缺水就要补水”,然后是各种会议,布置任务、训练之余,工作人员会反复强调如何成为职业球员,“比赛中怎么调整心态、如何理解团队配合、甚至还有如何理财等内容。”宫海成透露,分组训练时一旦有人没能完成任务,必须手挽手做仰卧起坐,同起同卧,有一次10个人做了7分钟才达到要求,“就像训练大兵一样。”

  真正到了训练时,宫海成发现,无论练技术还是力量,大部分时间都靠队员自觉执行教练的计划,教练只是站在一旁观察,“你得主动去问”。宫海成对自己的球速不够满意,“涨了力量不一定会涨球速。”在教练提点下,他开始琢磨,想让球速达到90迈就需要更大爆发力、更好的柔韧性,他把目标拆分后再一一实现,“光刻苦不行,还得聪明训练。”

  在小联盟的追梦生活,不仅是训练和饮食控制,住宿、装备器材也得自己想办法。许桂源说,在小联盟每个级别,资历和技术决定了每个人的收入,而非赛时两人一间的酒店费用也要自理,“一天10美金”,对打击手来说,想打出好成绩,还要有合适的打击手套、球棒,这些甚至需要经纪公司拉来赞助,“最便宜的棒子七八十美金,两根新棒子可能用一个赛季,也可能就用一天。”相对来说,中国球员还很难从棒球文化尚不发达的国内找到赞助商。

  中美棒球文化的差异极为明显。许桂源记得,2013年他第一次去美国加入一所高中队伍参赛,最后交出20支安打3支全垒打的成绩单,被美国教练取了外号“哥斯拉”。但再回美国时,当时一些瘦弱的队友进大学后“一下子变壮了”,加上从小学到中学每年一两百场比赛的经验,球员成长速度非常快,“我们一年有质量的比赛有十几二十场就已经很多了,经验就是我们的短板。”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